本站公告 校长致辞
新闻中心 精品课程
家长学校 科技博览
精美文章 校训详解
工作安排 在线报名
健康指南 教育信息
党群建设 优秀网站
语文教研组 数学教研组
外语教研组 物理教研组
化学教研组 生物教研组
政治教研组 历史教研组
地理教研组 音乐教研组
体育教研组 信息教研组
我校举行法制报告会
关于中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思考
学生消费的心理误区及其对策研究
学生考前的六大认知调整策略
让情绪不稳的孩子多做主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 家长学校
 
从赛点到终局:在线教育能“烧”出未来吗?

发布时间:2020/11/16 20:59:55  新闻类别:家长学校 点击次数:43
 

谁是今年具有有发展前景的行业?从行业间各家媒体的种种讨论来看,答案似乎都指向着这一行业,那便是“在线教育”。

从年初的疫情开始,“在线教育”行业便被确定了大冲击和大机遇并存的基调,其中一方面是因为客观环境的变化,大幅度提高了本行业的天花板——从“优化选择”到“刚需”转变,在线教育便彻底进入了“增量时代”;另一方面,随着不断有玩家入局,这场“排位战”的名次被不断打乱,线上行业(企业还是行业?)不断加大投入便在这个被不断“打乱”的过程中逐渐成为行业共识。

而到了2020年年底,“在线教育”似乎又迎来了“赛点”。

11月9日,新东方在香港二次上市,首日股价涨幅便几近15%,成为了目前单价贵的港股;两天后的“双十一”,跟谁学传出了正在酝酿收购朴新网校的消息、猿辅导则宣布完成G2轮10亿元融资。

然而,不断加码进场的并不局限于行业头部的这几家,从年初到年末,“大金主”便成群入场:

从去年开始,几家在线教育巨头就曾在一个暑假里烧掉了40-50亿的营销费,少儿英语、少儿编程等教育巨头的广告不断出现在各大综艺节目和晚会中。这种趋势也延续到了今年,3-5月,好未来营销费用为2亿多美元,网易有道则投入了4.5亿。

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在今年9月2日跟谁学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称,据第三方估计,在线教育头部10家机构仅仅7、8月的暑期市场投放量,可能超过100亿元。



(你在综艺里,总能见到类似的广告)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这些数字显然信息量十足:你可以将其理解为资本市场给予行业的信心,也可以理解为市场的需求太过庞大。

不过值得细聊的地方也在这里。

理论上,“教育”并不是什么陌生的消费场景,该场景拥有稳定的需求。在线教育则是线下教辅机构的延伸,在每个中国人学前到高中教育的学习经历中,或多或少都有家教或教辅机构的参与,用时兴的说法,这便是“K12”了。也就是说,从线下辅导到线上教育,民众对“教育”的付费习惯一直都有,只不过是表现方式不同。再者“知识付费”和“终身学习”逐渐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时,线上教育涉及全科教育也是自然而然的。

由此说来,在线教育的“知识付费+教育”模式,理应是一个成熟的市场了,应该自己学会赚钱了,而非是需要培养全新消费习惯的新领域。

并且越接近赛点,马太效应就越强。与其他已被大众熟知的互联网故事一样,行业里仅剩的“寡头”会共同进入奶与蜜的应许之地,而行业里名次稍微靠后的企业将会沦为岌岌无名者被淘汰出局,这样的“故事”曾经发生在电商、共享单车、外卖和网约车行业,按照这样的轨迹,类似的故事也大概率会发生在线教育行业。

这其中显然有更多的问题等待着我们去讨论,比如为什么互联网教育行业仍然在处于烧钱状态?“烧钱”目前对于在线教育行业来说是必需的吗?如果是,那么“烧钱”到底烧在哪里呢?

“在线教育,‘实时烧钱’”
如果从企业高管们的点评来看“在线教育”行业发展的现状,你很容易得到“并不乐观”这个直观感受。

比如前新东方在线COO潘欣就曾在接受雪球的采访中表示,在线教育行业里亏损是常态,整个行业都在亏损。

第三方分析机构也佐证了这个说法。比如安信证券分析,由2019年的年报看来,在线教育公司行业普遍实现亏损(六家只有一家在盈利),仅有跟谁学实现盈利,新东方在线转盈为亏,整体下滑超过170%,好未来净亏730万美元,流利说半年亏损1.55亿元。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线教育行业内的各个“玩家们”在亏损的同时,而这个行业没有放慢高速增长的脚步。

随着移动化、网络化、生活习惯+教育需求上升+技术更新迭代等大趋势的来临,不断驱动着在线行业快速发展。根据中商产业研究发布的报告显示:2012-2016年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快速发展,从2012年697.8亿元增长至2016年的1853.4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27.66%。

QuestMobile数据也表明,中国在线教育用户保持高速增长,月活跃用户超过4.8亿人,用户对在线教育接受度不断提高。底线城市教育需求旺盛,在线教育下沉市场红利仍在,K12领域用户规模大,月活跃用户达到2.19亿人。



终止大亏损和高增长并存的现状,使得市场呈现出一种较为乐观的状态——毕竟这意味着“投入正在换取高回报”——而这种情绪也传递到了二级市场。

由新东方拆分出的在线教育平台“新东方在线”虽然在2020财年亏损了约7.58亿港币,但市场的持续追捧依然让它在上市后股价持续走高,至今股价达到了招股价的1.7倍,虽然多次遭遇做空,但跟谁学的市值至今也还是涨了几近5倍。

在过去一个财年中,募集得来的大量资金很快就被再次投入了市场里。

所以接下来的问题是,既然在线教育整体呈现“烧钱”趋势,并且从回报比上来看“有一定的必要性”,那么值得思考的是,“钱都花在了哪里?”

和所有教育行业一样,在线教育的基石也是搭建在优秀师资资源的基础上。各大在线教育平台对名师的追逐和挖角,使得“百万年薪”在讲师的行业里也并不少见,有道精品课高中业务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过,“2019年公司K12主讲老师中,45%以上的老师薪酬超过100万,这个比例还在动态提升中”。

其中,“清北名师”更是各大在线教育平台争抢的对象。跟谁学及旗下高途课堂不乏年薪千万的高年资名师,这在行业里也并不是秘密。

在产品同质化严重的在线教育行业里,为了凸显平台竞争力,对师资力量不断“加码”(例如跟谁学的高途课堂采用“名师授课+双师辅导”的在线直播双师模式成本)更是加重了平台的运营成本。

2014年,彼时还没什么竞争对手的新东方就面临过名师出走的困境,几十位校长级别的高管出走,几百名名师的出走,他们在离开新东方后,有的创立了在线教育公司与新东方直接展开竞争,有的则跳槽去了竞争对手和老东家正面交锋。在那时候,媒体都形容,“新东方像是一头大象,转身困难”。



获客成本高涨,也是营销费用大增的原因之一。安信证券数据表明,在线教育公司的营销费用都趋于40-50%区间,而资本涌入后,各家的推广似乎也形成了某种“内卷”的状况,据晚点报道,各家在线教育公司都加大了营销费用,市场平均获客成本被抬高。2019年暑期K12在线大班课49元课获客成本为 200-300元,今年已经涨到600-700元。

子弹财经也称,“低价课”的获客成本有明显提升。“去年暑期K12在线教育公司在抖音投放低价课的成本为160元,到了今年暑期,这一数字就达到了200元,增幅为25%。”

这意味着在形成规模化的用户群、形成良性的产业生态循环之前,“营销”将成为在线教育行业稳定的一项支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新课程开发”上的投入,用“不设上限”来形容为恰当。

简单来说,随着行业分工的丰富、社会需求的增加,人们对于工作技能的要求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精准,人们一方面萌生了强烈的“职业再教育”需求,但搭建系统且有效的教学体系显然并不是一件能够“立等可取”的事,大概率将重走“师资”到“软件”再到“营销”这一条新路。

或许就像我们在《谁在付费学“营销”?》一文里写的那样,“一旦‘新课程开发’的投入不到位,那就很可能成为一次次需要“行业”与“用户”共同承担的试错成本”。这里可能产生的问题就更难以想象了。

在线教育,下半场开始
通过对在线教育行业的现状复盘,实际上我们不难得到这样一个判断:

在线教育行业并非依然停留在从0到1的初级阶段,漫长而线性的积累搭建出可观的规模,行业接下去要比拼的不再局限于交互模式、教学内容,或是硬件上的教学工具和教学软件设计还要考验资金规模、运营效率和组织架构。

并且可以预见的是,这个“1到100”的过程并不是稳定的,变量正在不断增加。

仅仅是投入不够坚决这一项,就曾经在K12行业里淘汰过很多玩家,在少儿一对一英语这条赛道上除了vipkid,早期也做过行业前几名的哒哒英语、gogokid、TutorABC和iTutorGroud等逐一被收购,日渐沉寂。在行业里杀出一条血路来的VIPKID抗住了“亏损大户”的压力,曾经七年时间里融资超过了10亿美元,单是战事正酣的2018年前十个月里就净亏损超过22亿元。

而当讨论到抓紧时机和策略的重要性时,2015年的“外卖大战”里有一个相当戏剧化的转折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

百度外卖曾经凭借定位独特的优势,在白领市场的占有率排名第一,两轮融资后估值达到24亿美元。在美团、饿了么和百度外卖战况胶着的春节档,百度外卖打温情牌,主动给骑手放假回老家而被视为由盛转衰的重要关键点。假期结束后,百度外卖出现增长停滞的状况,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从某种程度说,因为滴滴一统江湖,美团在“百团大战”后独领风骚,“烧钱大战”依然还是在各个行业里潜移默化地运行着,“有钱可烧,会烧钱”仍是获客阶段的优定价策略,也是企业熬下去的竞争方式。



目前在线教育行业的变现模式已经逐渐清晰,在线1V1、大班赛道已经实现规模化,预计未来直播小班模型将逐步跑通和放量。

很多人都期待着教育行业竞争升级——逐步从野蛮生长、疯狂烧钱的阶段过渡到形成寡头竞争的阶段。“到那时,在线教育就会回到理性阶段,就能回归到教育行业本质的竞争了。”对于在线行业的“烧钱大战”不乏乐观者也这么期待着。

终局的“排位战”已经打响了,留给在线教育企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民众期待一个依靠产品和服务体验能大化满足用户的好企业,但在此之前,好企业首先要做的,就是顽强地“活”下去。

尾言
在线教育不仅仅只有“在线”,还关乎教育。而教育的链条很长,一味的关注获客量和现金收入只会不断背离教育行业的初心。除了在明处的技术、师资、盈利模式之外,背面还有组织管理架构、运营效率和融资规模。

当然,“商业的战场”从来不是以一个“情怀”就能取胜的地方,但在这么一个体量已经达到了千亿级别,且与人文息息相关的行业里,投资人和看客都应该沉住气,给予各大在线教育企业更多的耐心,让他们审慎行事和保持乐观。

 
发表评论】【打印新闻】【关闭窗口  
本类其他新闻
  · 从赛点到终局:在线教育能“烧”出未来吗? [2020/11/16 20:59:55]
  · 科技大流行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育? [2020/11/16 20:57:17]
  · 不当做法会给孩子增加压力 [2020/8/24 10:35:45]
  · 暑假倒计时,这份“收心秘籍”再不用就晚了! [2020/8/24 10:31:06]
  · 最伤孩子的8句话!假期里,请父母嘴下留情 [2020/8/24 10:21:14]
  · 与青春期孩子难沟通?来试试“七步走”谈判策略! [2020/7/6 11:46:47]
  · 如何陪伴孩子度过初三关键期? [2020/7/6 11:45:20]
  · 一定不要和青春期的孩子较劲! [2020/7/6 11:38:32]
  · 高三考生饮食全攻略 [2020/6/1 17:06:53]
  · 中考高考前的父母不能说的话 [2020/6/1 16:59:05]
  · 防沉迷家长要做好榜样 [2019/8/6 17:31:36]
  · 父母过分溺爱孩子的几种表现方式 [2019/8/6 17:28:36]
  · 如何合理安排孩子的暑假生活? [2019/8/6 17:26:57]
  · 家长对厌学孩子的帮助 [2019/7/26 11:54:12]
  · 如何引导孩子合理安排学习时间? [2019/7/26 11:53:14]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精彩视频 | 新闻中心
Copyright © 1965--2009 邳州市陈楼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你是第1738348位访客 苏ICP备09101207号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6.0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邳州慧网

苏公网安备 32038202000322号